文章主题:人工智能, 聊天机器人, ChatGPT, 商业化

666AI工具大全,助力做AI时代先行者!

本报记者 秦枭 北京报道

ChatGPT的突然崛起让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这一情况。在我国的互联网巨头序列中,包括百度、阿里巴巴、京东等传统企业在内,我们看到商汤科技、科大讯飞等知名的AI科技公司同样积极参与其中。此外,曾经在互联网领域声名鹊起的风云人物李开复、王惠文、王小川等人也纷纷选择回归并创立新的公司。

ChatGPT风靡全球:国内“山寨”现象调查

原内容描述了OpenAI在探索ChatGPT的商业化路径时,其他互联网巨头也在积极开发大型模型并解决算力和数据资源问题。然而,在这股潮流中,有些人已经开始利用ChatGPT实现盈利。

近期,《中国经营报》的记者进行了深度调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些与ChatGPT有着间接或直接关联的应用、公众号以及在线教学课程,竟然都能够实现盈利,并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收入。

“山寨”ChatGPT

一经推出,ChatGPT便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走俏,然而在我国,大众对于利用该技术却面临着相对复杂的操作流程。这主要源于OpenAI并未向我国内地开放其服务。因此,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便开始利用信息误差,试图在市场上销售“ChatGPT”。

在进行“ChatGPT”的相关搜索时,类似于聊天智能AI、智能聊天AI机器人公众号以及ChatBard等应用程序会出现在搜索结果中。这些应用或公众号都具备与ChatGPT相似的语言聊天功能。同时,它们的应用头像和Logo也与ChatGPT非常相似,或者是仅更改了颜色、图案方向等元素,具有很高的迷惑性。

在探索名为ChatBard的APP时,记者发现该应用每天的下载量超过10,000次。从名称上看,这款APP似乎融合了ChatGPT和谷歌Bard的优势。进一步了解发现,ChatBard是由官方授权使用ChatGPT-4.0引擎技术,并基于深度学习算法开发的智能对话模型。

在一次记者的测试中,发现该APP能够提供类似于ChatGPT的问答服务,然而所得到的答案并不令人满意。当记者询问当天日期时,该APP给出的回答却是2021年的日期。而真正的ChatGPT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却表示:“很抱歉,我无法回答当前的日期,因为我只能访问到我的知识库截止日期为止的信息。我的知识截止日期是2021年9月,而今天则是2023年4月,因此我并不知道今天是几号。”

此外,该应用程序所查询的次数是有其限制的。当免费次数消耗完毕后,它会提示用户需要充值以成为会员才能继续使用该应用。具体的价格分为每月68元和每年168元,而成为永久会员则需支付198元。该应用还强调,一旦开通会员,用户将能够享受到无广告干扰、无限次使用以及持续更新的GPT模型的服务。

在APP的早期试用阶段,其流畅度表现出色,然而,当记者购买了会员服务后,却发现该APP出现了频繁崩溃和重启的问题。

记者询问ChatBard是由谁开发时,其回答是由OpenAI团队开发的,ChatBard是OpenAI团队中的语言模型之一,它采用了深度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等技术。但记者查询发现,开发该APP的公司实际为江苏烙印年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然而,像ChatBard这种APP或者类似的公众号,其账号的注册主体或者背后开发公司,大多为国内的小微企业,注册资本一般为几百万元到几千万元人民币不等,但实缴资本仅有几十万元,公司业务范围大多为计算机信息、网络、电子科技领域内技术开发、技术服务等。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些APP、网站或者公众号其中一些是公司自己简单开发的,一些是部分公司利用在海外注册的ChatGPT账号,在国内生成类似ChatGPT的镜像产品。他们利用云服务器或者其他程序形成接口,一端连接海外官方程序,一端连接国内用户。你在本地的APP上提问,他们就会转述给官方网站,然后再回传给你的形式,这样的成本会很低。”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数字经济法律事务部律师肖莉表示:ChatGPT的研发者美国OpenAI公司虽然现在并未在中国内地注册ChatGPT商标,但由于现在互联网时代裂变性传播的效应,ChatGPT已被中国公众所熟知且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如果这些微信小程序或者公众号本身和ChatGPT毫无关系,但名字却以“ChatGPT”为名,甚至图标Logo与“ChatGPT”一致或者相似,误导消费者误认为该程序是“ChatGPT”或者与之存在特定联系,那么这一行为涉嫌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甚者可能违反《商标法》第五十八条对于未注册驰名商标的保护。

除此之外,肖莉表示,小程序或公众号以免费使用再收费最终诱人充值牟利的行为,但商家却未能提供与“ChatGPT”一致的商品或者服务,涉嫌违反诚实信用交易原则以及侵犯消费者知情权。若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消费者可以要求商家按照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行为构成犯罪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的公众号或者网站引导用户成为其下线代理,实现引流、抽佣。交纳一定代理费后成为销售ChatGPT对话平台资源的经销商。成为经销商后,可以获得宣传物料、提供用户使用相关教程、还有不定期的针对营销策略培训。

该商家向记者说道:“我们没有要求经销商按照什么样的方式卖货。作为代理的路径是用户需要该程序,便向代理个人或者店铺付款,代理提供使用网址及兑换码让用户可以注册并使用。”代理从中赚取差价。记者看到,原来19.9元/月的会员,经销商拿货价为12元/月,利润为7.9元,季度会员的利润为19.9元。

当记者询问是否需要拉人注册会员时,对方表示:“大部分人还是希望通过网店卖出去,给链接没法交易。拉人头的方式现在也没前五六年好做了。”

该商家告诉记者:“要慢慢建渠道,大部分没渠道的人,首先会在闲鱼上做,没有任何的门槛,流量也不错,这个就是看你上多少链接了。然后有点起色就把淘宝、小红书、抖音这些社交媒体渠道开发出来。收入多少是看你怎么样做。有一些人本身有流量、有渠道,人家就赚得多。”

贩卖账号

如果说“山寨”ChatGPT还需要一定的技术,那么账号交易是ChatGPT最简单粗暴的赚钱方式。于是各大电商平台以及论坛、聊天群等出现了一大批售卖ChatGPT账号的贩子,不少人因此被骗,不过也有个别销售的是真实的平台账号。

最初在各大电商平台,以“ChatGPT”为关键词为搜索,就能看到数十甚至上百家在售卖账号的商铺,成交量更是在数万单的,以最便宜的每单3元计算,也收入数十万元。

不过,记者发现,现在各大电商平台基本已经禁止显示ChatGPT账号的购买,但仍有少部分商家存在“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在售卖其他账号的同时,也在售卖ChatGPT账号。记者在详细询问后得知,账号分为短期共享账号、个人有期限的专享账号,还有永久使用的个人专享账号等。卖家表示还有数千个账号,但相比之前几块钱一个账号,现在则需要几十元。

记者在其中一商家购买了ChatGPT账号,该商家自动发来了账号和密码,附带了登录教程,包括如何使用VPN下载登录,不过记者尝试多次,系统提示账号、密码不存在等类似信息。

不仅如此,不少网友评论道,“账号在使用了一次后就不能再登录了,几块钱买个体验。”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电商平台上售卖的账号,大多是批量注册账号,就是用程序批量注册的,很容易被后台检测出来,导致封号。但如果是个人注册账号,风险就会很低。”

肖莉对记者表示,ChatGPT是美国OpenAI公司研发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程序,目前在中国内地是没法使用的。由于我国已明确禁止个人或企业通过非官方途径进行VPN翻墙行为,所以商家通过“VPN登录海外网站并注册”的行为涉嫌违反《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第六条、第十四条规定。除此之外,这些以营利为目的的商家,在未取得国家相关行政许可前提下,借助VPN注册ChatGPT账号并售卖的行为,则可能会触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构成非法经营罪。

利用焦虑“贩卖”知识

相比过去的AI,ChatGPT实现了在日常场景中更加普遍的应用,同时这也给不少人带来了失业焦虑。人们开始纷纷寻找如何在这一轮ChatGPT浪潮中活下来的方法,那就是利用好ChatGPT。而这就给了一部分人“可乘之机”,纷纷推出与ChatGPT相关的课程。

记者在一个知识社群里看到,与ChatGPT相关的课程数不胜数,最高价卖到了599元,最低的也要99元。这些课程的作者大多“声名显赫”,或者自称从互联网大厂离职、或者说是天使投资人、亦或者是初创公司的CEO。记者统计发现,这些课程加入的人多则数万人,少则数百人。

“当迟钝的人还在调戏 ChatGPT、用 ChatGPT 玩梗的时候,精明的人已经开始用 ChatGPT 赚钱了。”在一个关于“如何用ChatGPT赚大钱”的课程里,记者看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记者花费268元购买了一个课程,此课程已经开售30余天,但已经有17000多人参与,如此计算,售卖该课程的至少收入455万元。在这里你还可以邀请自己的朋友加入,邀请成功,你可以获得几十元的奖励,记者看到邀请排行榜第一的人已经邀请了600多人,如此计算,此人也能实现收入数万元。

上述课程内容主要包括ChatGPT使用方法,ChatGPT能做什么,如办公、数据分析等。记者发现,和大多数课程类似,该课程也用大幅篇幅介绍了AI绘画,主要是Midjourney(一款AI绘画工具)的学习。其中主要讲了Midjourney是什么,使用方法,以及在制作过程中提示词技巧学习,和在AI作出图片之后继续调整参数。

但记者发现,该课程教授的方法,大多数在互联网上都能找到,而且是免费的。

一位该课程的使用者告诉记者:“如果你是设计、绘画等和ChatGPT与AI绘画强相关领域的从业者看看还行,加深一下印象,毕竟现在人人都在学AI。如果你是一个‘小白’,什么都不懂,不必花钱来买这样的课程,因为AI绘画还是有门槛的,如果真的感兴趣,大可以去网上搜,很多免费教的。”

除了一些“廉价”的具体方法之外,大部分的课程还会给消费者描绘未来的美好蓝图。那就是“如何用ChatGPT赚大钱”。但记者点击查看之后发现,里面的方法包括利用ChatGPT编故事去贩卖、用ChatGPT查询答案去倒卖。“如果以上工作让你觉得‘不太体面’,有种不能旱涝保收的感觉”,该作者在课程里表示,“目前,很多科技公司已经开始招聘提示词工程师,年薪最高可达 200 万元人民币,不需要高超的编程技能,也不需要学位,只要设计指令让 ChatGPT 完成任务就能干。”

但上述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提示词工程师需要具备深入的语言模型和语言知识,以便能够理解和分析用户的输入,并生成准确、自然和合适的提示和建议,并不是谁都可以胜任的。

不过,上述做法也让OpenAI甚是反感。4月24 日,OpenAI要求使用其ChatGPT、GPT-4、DALL·E以及公司品牌名的开发者、创作者、企业必须遵循官方使用与命名规范。

OpenAI 建议第三方一定要注明清楚开发者自己研发产品的来源。譬如,可以说新开发的产品是由 GPT-4 提供支持的,但不能直接把产品名字叫做×××GPT,亦或者使用 GPT-4 开发的 ×××,更不能说是基于 ChatGPT的×××。

ChatGPT风靡全球:国内“山寨”现象调查

AI时代,拥有个人微信机器人AI助手!AI时代不落人后!

免费ChatGPT问答,办公、写作、生活好得力助手!

搜索微信号AIGC666aigc999或上边扫码,即可拥有个人AI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