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主题:中国, AI, 商业化探索

666AI工具大全,助力做AI时代先行者!

自AI应用ChatGPT成功落地以来,我国——这个技术商业化大国——在短短半年内,对于这项具有光明前景的技术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商业化探索,展现了我国在推动科技创新方面的决心和行动力。

对于我国的技术企业来说,如果没有一个类似于ChatGPT的应用作为参照,那么它们的技术特点可能就难以凸显出来。因此,截止目前,我国几乎所有的知名技术公司都已经推出了自家的类ChatGPT产品。这表明,我国技术公司在研发创新方面,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实力和影响力。

在5月6日,我国人工智能领域再迎里程碑事件——科大讯飞正式推出星火认知大模型以及多行业场景商业应用的AI能力。仅仅一天之后,科大讯飞的股票却迎来了涨停的好消息,这也是自3月23日以来的首个涨停。这一壮丽的业绩表现,无疑彰显了科大讯飞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强大实力与广阔前景。

在我国推动经济繁荣的过程中,改革开放的实施以及所秉持的实用主义原则,对中国科技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些影响不仅体现在对新技术的应用上,同时也反映在我国科技公司在面对新技术时的主流态度上。具体来说,实用主义原则使得我国科技公司在评价新技术时,更注重其是否能带来明确的商业价值。因此,相较于新技术的商业应用,他们对底层技术的研究与热情相对较低。

这并不代表我国的技术公司在底层技术的探索和积累方面存在不足。实际上,他们所缺少的是一种能够指导他们发现这些底层技术具有巨大商业价值想象空间的途径。一旦有人为他们揭示了这些路径,他们会以惊人的速度将这种底层创新技术的商业探索付诸实践,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

科大讯飞这家以NLP语音技术为基础的公司,也难以避免受到宏观行业环境历史传统的影响。就像其他任何技术公司或文化现象一样,它的发展和演变都受到了这些因素的制约。

那么,讯飞星火认知大模型的技术探索是什么?AI 商业价值怎样落地?讯飞 GPT 技术能力如何与之业务匹配?强弱如何?未来这种能力怎样演进?

开放平台:如虎添翼?

5 月 6 日,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发布星火认知大模型,并同步发布讯飞 AI 学习机、讯飞听见、讯飞智能办公本、讯飞智慧驾舱、讯飞开放平台等 5 项应用成果。其中,讯飞开放平台是构成科大讯飞商业(技术和产业)护城河的关键要件。

科大讯飞 2022 年财报显示,讯飞开放平台的毛利率为 28.23%,同比提升 7.02 个百分点。在科大讯飞四大业务板块中毛利提升速度最快、升幅最大。

以 AI 技术为基石,通过 ” 平台 赛道 ” 市场战略,凭借 ” 算法和数据 ” 核心技术优势,科大讯飞在 C 端、B 端和 G 端的 AI 领域攻城略地。

据科大讯飞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江涛解释,” 平台 赛道 “,这个 ” 平台 “,即讯飞开放平台:” 星火认知大模型对讯飞开放平台极具意义。”

2021 年 10 月 25 日,刘庆峰在合肥发布 ” 科大讯飞开放平台 2.0 战略 “。

与 1.0 相比,讯飞平台 2.0 战略新增 ” 行业龙头 “,构成新的 ” 讯飞 行业龙头 开发者 ” 三维结构,目的是通过讯飞开放技术平台和工具,结合行业特性和数据,形成数字底座,再通过开发者将数字底座与特定的软硬件环境做匹配,最终形成完整的行业 AI 数字解决方案。

在这个过程中,开发者数量决定整个开放平台的垂类应用丰富性,开放平台的底层技术能力,决定开发者能用具备怎样强悍能力的技术工具,去开发垂类应用;而行业龙头带动的行业合作伙伴,用 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等工具开发行业应用的易用性和有效性,也与开放平台的工具能力密切相关。

若对 ” 讯飞 行业龙头 开发者 ” 三维结构做个解构,即由科大讯飞提供 AI 技术、大数据平台和相关深度学习训练算法工具,行业龙头在此基础上提供场景、专家知识和各类业务模型。之后,由双方通过贯穿 AI 算法的业务模型形成数字基线底座。

有了基线底座,讯飞开放平台行业开发伙伴,可以做具体场景匹配软硬件环境的技术应用工具,完善和做各种流程开发,最终形成具体的可应用的行业解决方案。

因此,一旦讯飞星火认知大模型集成到开放平台,则平台工具能力之提升幅度,将难以想象。江涛说,” 大模型进一步集成到开放平台后会带来整个开放平台能力的跃升,我们会进一步地赋能这些开放平台的合作伙伴。”

刘庆峰在 5 月 6 日披露,讯飞开放平台实名认证的开发者数量,已经突破 400 万,行业合作伙伴突破 500 万大关。2021 年 10 月 25 日,实名注册开发者数量是 265 万。

讯飞星火认知大模型的底层能力,怎样赋能讯飞开放平台的行业伙伴?刘庆峰说,讯飞将开放插件。” 合作伙伴、开发者可分享这些插件,以深入至大模型。这样用星火大模型就可以直接用到这些插件能力。”

随着应用的深入,可集成越来越多的专业插件:对行业插件安全性有要求的 B 端用户,可用星火认知大模型做富有针对功能的插件,以供其内部使用或做平台共享。这是科大讯飞 To B 策略的体现:建立行业生态圈,共同繁荣整体行业。

刘庆峰透露,” 已有 36 个行业、超 3000 家企业跟我们达成了合作的明确意向。”

解构 “1 N” 的 AI 应用

美国 OpenAI 公司推出的 ChatGPT 应用,AI 技术名称是 GPT,而 “Chat” 则是应用手段或形式。通过 Transformer 架构做 AI 技术开发,应用终端的 AI 能力源自底层 AI 技术对语义大模型(LLM)的训练。

概括而言,OpenAI 的 ChatGPT-3.5(2022 年 12 月推出的初代版),就是用 Problem Models(问题模型)加上 1750 亿个参数 / 节点,以之为基础提供巨量、有监督的学习数据,借助 Transformer 架构,” 投喂 ” 给 AI 语义训练大模型(LLM),做出的 AI 应用效果。

科大讯飞星火认知大模型,作用相当于 OpenAI 训练语义大模型(LLM)做出的 AI 应用效果集成和问题模型的集合。这在 2022 年 12 月 15 日启动的科大讯飞认知大模型专项攻关中,属于 “1”,而这个 “1” 落地的行业垂直领域或场景,被概括为 “N”。

因此,科大讯飞的类 ChatGPT 应用,结构就是 “1 N”。”1″ 是指星火认知大模型(可认为是通用 AI 技术底座),”N” 即落地多场景。若将之从商业角度做个命名,则可称为 “1 N” 认知智能大模型技术及应用战略。

其中,通用认知 AI 技术底座包括七项能力:多层次跨语种语义理解、多风格多任务长文本生成、多模态输入和表达能力、多功能多语言代码能力、多题型可解析数学能力、情境式思维链逻辑推理和泛领域开放式知识问答。

从商业价值角度,通过通过 AI 技术底座,科大讯飞为各个行业设计行业技术工具,并且以之构建 AI 应用样板间,最终 1 和 N 形成飞轮效应,实现商业价值的正向循环。

科大讯飞主要业务分产品有四个类型:即教育产品和服务、开放平台、信息工程和运营商相关业务。

星火认知大模型除了集成至讯飞开放平台,另外重要的一极是使能讯飞软件和硬件产品,以提升或重构讯飞的业务竞争力。

这些软硬件产品所属场景即处于 “1 N” 中的 “N”。5 月 6 日,科大讯飞推出星火认知大模型的四大行业应用成果:教育、办公、汽车和数字员工。

其中,教育和办公方面,属于人机交互。讯飞主要落地形式是软硬件,如学习机、办公本或语音遥控器,以及讯飞听见(专业级语音转文字效率工具)。江涛说,” 我们相信大模型的智慧涌现一定会带来下一代人机交互的新的入口。”

科大讯飞 2022 年财报显示,教育产品毛利率是 49.39%,在科大讯飞营收中的占比 32.74%,均为最高。

与 To C 相比,市场更关注讯飞医疗中的 AI 辅助诊疗,这块属于 To B 场景。据江涛透露,科大讯飞的智医助理迄今为止已做了 5.8 亿人次的 AI 辅诊,中国 300 多个区县的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生正在使用。

一旦讯飞医疗大模型推出,将更好地帮助医生提高病历质检、辅助诊断、方案推荐和用药管理等方面的水平。这属于 B 端中的 C 端应用,比如也能做个人保健咨询、健康管理和疾病管理。

但在 5 月 6 日,讯飞医疗大模型没有推出。对此,刘庆峰表示,” 因为需要相关法规,所以我们应对医疗专业领域模型更加谨慎。下一步我们会跟医疗机构合作,通用大模型也会集成医疗专业知识。”

刘庆峰透露,科大讯飞将会在今年讯飞 1024 开发者大会上正式对外发布医疗大模型。

历史积累和未来目标

虽然科大讯飞的 “1 N” 认知大模型专项攻关于 2022 年 12 月 25 日启动,但讯飞在 AI 技术领域的技术积累已有十多年历史。

从 AI 技术发展路径看,ChatGPT 也不是最新的技术成果。在理论上,ChatGPT 没有更多创建——核心技术在 2017 年就已出现:由谷歌创建的 Transformer 神经网络架构,其革命性在于能让 AI” 听懂人话 “。

科大讯飞星火认知大模型的底层 AI 技术起始源点,始于 2011 年成立的语音及语言信息处理国家工程实验室。这比 ChatGPT 应用的底层 AI 核心技术 “Transformer 神经网络架构 ” 早了整整 6 年。

语音及语言信息处理在大模型中的作用是什么?刘庆峰说,” 讯飞星火认知大模型本质上是一次对话式通用智慧的涌现,语音和语言的核心能力是基础条件,科大讯飞是中国(该领域)的国家队。”

讯飞取得和谷歌一样的认识,也就是让 AI” 听懂 ” 人话的时间节点是 2014 年,也比谷歌早 3 年。

那年,科大讯飞推出讯飞超脑计划,明确提出要让机器像人一样,具备能理解会思考的能力。2022 年 1 月,刘庆峰在科大讯飞年度总结计划大会上,宣布讯飞超脑 2030 计划:要让懂知识、会学习、能进化的通用人工智能技术,以机器人的实体形态或虚拟形态,进入每个家庭。

坦率地说,在 OpenAI 推出 ChatGPT 应用前,科大讯飞在 AI 领域的技术探索和落地成果相对 ” 碎片 ” ——这也是中国技术公司的 ” 共性 ” ——缺乏像 ChatGPT 这样的 AI 能力验证应用体系。ChatGPT 不仅仅是个 AI 应用,也是一个商业化体系应用的象征性标杆。

因此,OpenAI 实际上起的是验证 AI 技术商业价值的作用,以及引领 AI 应用方向。一旦方向确立,大模型的海量场景应用验证得以点亮,素有积累但找不到大规模有效价值应用明确方向的中国技术公司,其类 ChatGPT 技术开发和场景应用激情,就如脱缰野马,不可遏制。

在 2017 年这个关键节点,科大讯飞的 AI 技术积累到什么程度?他们让机器在全球首次通过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综合笔试测试,测试成绩超过 96.3% 参加考试的医生。

两年后 2019 年,在斯坦福大学发起的国际著名的 SQUAD 机器阅读理解比赛中,科大讯飞让机器在英文阅读理解中首次超过人类平均水平;2022 年,在艾伦研究院组织的 Open Book QA 知识推理比赛中,讯飞机器单模型首次超过人类平均水平。

或许意识到体系对于 AI” 听懂人话 ” 技术目标达成的重要性,科大讯飞在 5 月 6 日也推出了 AI 应用体系,主要用于评测 AI 技术能力。目前,这项体系已覆盖 7 大类、481 个细分任务类型的通用认知大模型评测。

比如,AI 技术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下一个发展应该往哪里走?技术距离实用是不是已经达标?还有哪些工作要做?

据刘庆峰介绍,目前讯飞星火大模型在文本生成、知识问答、数学能力三项能力已超越 ChatGPT,” 英文如果满分以 5 分计算,Chat GPT 现在是 4.48 分,我们已达到 4.29 分。” 据刘庆峰透露,” 当前讯飞星火认知大模型的文本生成、知识问答和数学能力,已超过 ChatGPT。”

根据既定计划,到今年 10 月底,讯飞星火认知大模型目标中文能力超过 Chat GPT 的水平,英文能力相当。

AIOT时代,中国科技公司的类ChatGPT探索之路

AI时代,拥有个人微信机器人AI助手!AI时代不落人后!

免费ChatGPT问答,办公、写作、生活好得力助手!

搜索微信号AIGC666aigc999或上边扫码,即可拥有个人AI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