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主题:人工智能, 生成式人工智能工具, ChatGPT, 学生依赖

666AI工具大全,助力做AI时代先行者!

4月23日消息,Collins是一位自由撰稿人,过去九年间一直通过为美国学生写作业来赚钱。他居住在肯尼亚,参与了当地人称之为“学术写作”的“论文代写”行业。他的任务范围包括心理学社会学和经济学等主题的大学论文。有时,他甚至被授权直接访问大学门户网站,以学生的身份提交测试和作业,参加小组讨论并与教授交流。到2022年,他从这项工作中赚取了每月900至1200美元。

原内容表述不够清晰,容易产生歧义。我们可以这样改写: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他的收入有所下滑,从每月500至800美元不等。Collins认为这一变化可以归因于生成式人工智能工具,尤其是ChatGPT的迅速崛起。

在去年这个时候,Colins表示他的作业收获颇丰,平均每次能够获得50到70份,其中包括简短讨论,每篇篇幅大约150字,而且并不需要太多深入的研究。然而,如今他的作业数量已经有所减少,平均来说,他只收到30到40份作业。

在2023年的1月份,我国知名的在线学习平台——Study,进行了一项涵盖千余美国学生以及数十名教育工作者的广泛调查。研究数据显示,高达89%以上的学生曾经借助ChatGPT来协助完成他们的作业。同时,接近一半的学生承认在家庭考试或者测验中使用了ChatGPT,其中,有53%的学生运用它来撰写论文,而22%的学生则选择使用ChatGPT来进行概述。

作为一名文章写作高手,我理解Collins当前的担忧。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飞速发展,学生的学习方式正在发生改变,这无疑对传统的“论文枪手”们带来了挑战。如果人工智能能够普及并长期显著减少学生对于这类服务的依赖,那么这些“论文枪手”的收入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同时,Collins也在寻求新的解决方案。他开始利用ChatGPT来生成之前曾经外包给其他写手的内容。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持自己的竞争力,以便在未来的市场中继续保持一席之地。总的来说,我们可以预见,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未来的教育模式将会发生重大变革。而作为“论文枪手”们,他们需要不断适应这一变化,寻找新的生存空间。

虽然美国有17个州已经禁止代写论文,但对于在肯尼亚为自己和家人谋生的写手而言,这并不是问题。据估计,约25.8%的肯尼亚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这令肯尼亚成为写手的重要中心。根据Online Labour Index(OLI)数据显示,肯尼亚占世界在线自由职业者总数的1%,在全球排名第15位,在非洲的排名仅次于埃及。约70%的肯尼亚在线自由职业者提供写作和翻译服务。

自2014年起,John Kamau便开始从事代写论文的业务。他对于Collins的观点持有保留意见,认为即使通过编辑AI生成的文本来规避检测,仍然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因此,他認為人工智能的出现並不能完全解決學生自行完成作業的問題。Kamau预测,随着人工智能技術的不斷進步,越来越多的學校將會限制和制止像ChatGPT這樣的工具的使用。他認為,“學術作家”仍會是他们的工作主体,但同時,那些利用ChatGPT的寫手將從中获益。

Alfred Ongere,一位咨询公司AI Kenya的创始人,最近表达了他的担忧。他认为,大型语言模型如ChatGPT的崛起将会对肯尼亚的写作行业产生深远影响,进而打乱该国的写手供应市场。Ongre解释道:“首先,写手及其他自由职业者已经认识到了大型语言模型的强大功能,并已经开始在工作中利用它们。这不仅使得他们能够更加专注于创作,而且由于ChatGPT节省了他们的时间,从而提高了文章的质量。然而,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他们的客户和供应来源可能会转向ChatGPT和其他人工智能工具来完成他们的任务,这无疑会减少就业机会。”

在美国,尽管高等教育机构尚未对ChatGPT等工具实施彻底禁止,但包括耶鲁大学在内的大学已经发布了有关使用AI的指导和建议,让教师自行决定如何在课堂上使用这些工具。

Wade Brian是一名就读于肯尼亚金融专业三年级的学生,他在业余时间提供代写服务。他称自己不会使用ChatGPT来完整撰写作文,因为那可能会损害信誉和未来的作业。相反,他将其使用限制在类似于谷歌的内容搜索方面。

Brian认为最近他的业务变差了。他说:“去年我开始做这个时,作为一个业余者,第一个月我完成了30个任务。随着我变得更加熟练,我每个月可以做60个。去年最多的一个月我赚到了40,000肯尼亚先令(约合296美元)。”然而,到了三月份,Brian仅得到了不到10个任务。他说:“我不是没在寻找工作,但我连1万肯尼亚先令(约合74美元)都没挣到。”

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兴起让教育工作者的工作更加具有挑战性。罗彻斯特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副教授Christopher Kanan已经开始在课堂上进行现场测试,以应对ChatGPT等工具的广泛应用。

他在学校网站上解释说:“现在更难区分谁知道什么,谁从ChatGPT等工具中获取帮助。”他同时明确表示,AI工具不会消失,而且会快速发展。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副教授Ethan Mollick则对ChatGPT采取了更加开放的态度。他称:“说实话,即使我不要求使用,我也可能无法阻止学生使用。”

与此同时,在肯尼亚,帮助美国学生作弊的“枪手”现在要争取更少的任务。

“今年第一季度已经过去,以前是高峰期,因为学生回到大学上课,他们有很多作业要完成,”已经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四年的写手Adrian Nyanga说。

“但我今年看到了任务量的下降,所以现在已经没有高峰和低谷季节了。这很糟糕,”他说。“请记住,过去几年已经有很多写手加入了这个行业,他们已经越来越难以找到工作,现在由于AI的出现,可用工作的数量更少了。”(易句)

(本文由AI翻译,网易编辑负责校对)

人工智能时代:论文枪手与ChatGPT的较量

人工智能时代:论文枪手与ChatGPT的较量

AI时代,拥有个人微信机器人AI助手!AI时代不落人后!

免费ChatGPT问答,办公、写作、生活好得力助手!

搜索微信号AIGC666aigc999或上边扫码,即可拥有个人AI助手!